公告与新闻

您当前的位置:官网首页 > 公告与新闻 > 财经要闻 >

多家媒体共同报道,阿姨来了家政公司刘优
发布日期:2019-02-01   浏览次数: 次

2019年1月1日,在阿姨来了举办的高端家政员选拔赛上,刘优成功斩获了特等奖,成为了当晚的“家政之星”,多家现场媒体对刘优阿姨进行了采访。以下是工人日报的采访稿,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了解,刘优是怎样从一个普通阿姨成为高端家政员的获奖者。

刘优演讲现场照片

“Hold fast to dreams(把握梦想),For if dreams die(如果梦想消失),Life is a broken-winged bird(生命将是折翼之鸟无法飞行)……”在元旦举行的“爱在朝阳”家政团拜会上,这首兰斯顿·修斯的英文诗《梦想》,被一个年轻的家政员流利地朗诵着,她就是一场高端家政员选拔赛的特等奖获得者刘优。

“做这一行并不丢脸”

今年30岁的刘优毕业于南昌师范高等专科学校。当小学英语老师是父母的希望,也是顺理成章的事。但大二时偶然接触的育婴师课程,改变了刘优的人生轨迹。

“当时听了有关育婴师、早教师的介绍,家长越来越重视孩子的教育,觉得学前教育前景会很好。”当时19岁的她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,“老师这个职业比较稳当、风光,但一眼能看到以后10年、30年的生活。我想尝试接触下不同的人,干点不同的事。”

抱着这种心情,2010年毕业后,刘优跟北京的一家育婴师工作室签约了。然而,入行后她发现,原来的想法过于理想化。“很多人会疑惑,一个大学生,又这么年轻,为什么不当老师,要来干保姆?”

面对质疑,刘优想先咬牙干满一年。她第一个入户的家庭,孩子10个月大。刘优负责照顾孩子的生活及英语早教。她跟这家人相处不错,一转眼把孩子带到了两岁。后来孩子的爷爷奶奶接受不了育婴师每月上万元的工资。雇主无奈,为了不让孩子难过,趁着孩子出去玩的功夫,要求刘优在半个小时内离开。

被“扫地出门”的刘优搬进了35元一晚的半地下室,“哭了两星期”,好几个月才缓过劲来。“雇主需要的时候用你,不需要时说不用就不用。这让当时的我对自己的价值产生了严重的怀疑。”

她怀疑的还有当初的职业选择。但个性中的执拗又不允许她就此放手。

对很多中年家政员来说,她们宁愿自己吃苦,为家庭尤其是孩子创造更好的经济条件。而刘优不同,她看好行业的前景,希望自己能做出些什么。

一天,她跟小区的一个阿姨聊起遭遇,对方建议:“你到我们“阿姨来了”试试呗!这儿提供免费住宿。”听者有意,刘优去查了这家公司,了解到“阿姨来了”的创始人周袁红是希望探索出一条用“经纪人”来协调家政员和雇主关系的家政之路。

在这家公司,刘优遇到了对自己影响至深的经纪人王庆平。“做这一行并不丢脸。”王庆平直言,“你能利用你的专业知识和技能把小朋友教得很好,你也会有成就感。”

刘优加入这家公司后去的第一户家庭也有爷爷奶奶一起生活。她至今都记得入户第一天那家爷爷跟她说的话:“我们都没文化,就希望孩子能多学点东西。你有文化,你在我们家只要安心做早教,其他不用你干任何家务。”

那一刻,刘优发现了自己干这一行的价值。

8年职业的礼物

当命运给你当头一棒,你要么被打倒,要么依然挺立,甚至腰杆挺得更直。回过头看,刘优发现,8年的早教师生涯,居然让自己学到了那么多。

在公司,她跟人生经验和业内经验丰富的经纪人聊天,弥补自己的不足。在公司开办的阿姨大学,她系统地学习早教、做饭,虽然后者并不是她的工作范围。“很多事情未必需要我做,但我得会,在缺人时我可以顶上。”

8年来,刘优跟着雇主去过了10多个国家。为了提高英文水平更好地提供服务,她利用业余时间学雅思。“雇主的要求高、素质高,我们服务人员对自己的要求也得高。”

前段时间,公司举办的高端家政员大赛则成了一次检验“学习成果”的机会。怎样做冷餐、做燕窝,如何保存红酒,平时在雇主家中耳濡目染,刘优都记在心里了。“一到考场上,我发现我都会。”说起这个,她乐了。

她学到的还不止这些。向雇主学习如何高效做事,令刘优受益匪浅。

刘优曾入户的一户人家,孩子妈妈是公司高管,她要求刘优出行前列出详细清单。“原本我会在出发前想想大概要带哪些东西,然后去收拾。但她要求我把每个家庭成员需要带的东西分门别类地列好,交给她看,确认合适后再准备。”

列清单现在也成了刘优的一个习惯。

当“阿姨”8年,刘优发现自己还有不少变化。比如,原先大大咧咧,现在更注意细节。“身教重于言传,你的一言一行都会影响到孩子,看到你生气时把桌子一推,孩子下次不高兴时可能就会摔东西了。”

在学校时一直都是班干部的刘优,自小个性比较强势,有点急躁。但在雇主家,必须严格按照客户的指令做事,还得妥善处理好孩子的闹腾、老人的挑剔以及跟其他阿姨之间的关系。

家也是一所大学,刘优在这里更深刻地领悟“尊重”的含义。“我们希望别人尊重自己,也应该尊重别人。尤其在同一屋檐下,做早教的收入可能比做家务的高,但我们自己一定不能有高人一等的想法。”

这些,都被她视为这份职业赠与的礼物。

北京青年报、工人日报现场采访刘优照片

未来的方向

回望这8年,刘优最有成就感的却并不是在聚光灯下领取特等奖的荣耀,而是几件小事。

有家孩子转学后,刘优去新学校时总发现孩子一个人站在墙角啃手指,有点郁郁寡欢。她跟老师沟通,老师没在意。她和孩子聊天,了解到孩子不喜欢这所学校。后来,家长给孩子再次转学,孩子又像以前一样开心了,也不再啃手指了。

还有一次,刘优随雇主家庭在香港呆了几个月。孩子上的幼儿园,教中文用繁体字。刘优原本也不认识,就自己先学,再教孩子。花了一个半月,终于追上了幼儿园的教学节奏,最后孩子考上了一所很好的小学。

“我付出了,也得到应有的回报。实现了自己的价值,我很自豪。”刘优说这话的时候,眼中自信满满。

当然,这8年也并非一帆风顺。

有家孩子3岁多,脾气大,只要菜不合心意就全扔地上,阿姨得花大力气收拾,还要遭老人批评说菜做得不好。“我想好好教育孩子,可这家老人觉得请你来不是要你教训孩子的,得捧着。”当发现自己的教育理念和雇主完全不一致且无法改变对方时,刘优选择了离开。

但这一次离开,她没有失落,反而更有自信。她意识到干这个职业也是一种双向选择。“工资是一方面,客户的尊重也很重要。如果感受不到认同,也无法在这个家庭的服务过程中获得自我提升,我可以选择离开。”她说,“我得不断学到新东西,不能从一个家庭出来就跟社会脱节了。”

8年的职业生涯,已经在刘优身上塑造出鲜明的职业气质:不卑不亢,有条有理。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在半地下室“哭了两星期”的女孩了。

这个月底,刘优将迎来她自己的一对双胞胎孩子。因为怀孕待产而离开雇主家之前,她曾帮着招新人。“来应聘的不但有本科生,还有硕士。随着高端早教师工资疯涨,正有越来越多高学历的年轻人投入这一行。”

“从业8年,你未来将向哪里走?”记者问。

刘优说,“我希望从高端育婴向高端管家转型。这些年的工作让我了解到对一些家庭来说,孩子的课程安排、家庭的行程安排,都需要有个熟悉家庭情况的人来帮助他们完成。”她想了想,又补了一句,“我也可以跳出来做培训,或者在家政领域创业,我对家政行业的前景很看好。”

一个有梦想的人,即便道阻且长,行则将至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Copyright © 2018 博天堂在线娱乐博天堂在线娱乐_918博天堂_918博天堂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ICP证: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关于我们 / 产品服务 / 新闻中心 / 人才招聘 / 联系我们